为家乡医院筹口罩

原标题:为家乡医院筹口罩

多方展现的善意与热情是支撑程雨们继续下去的动力。

如果不是这次疫情,程雨没想到自己还能加入一个叫做“帮忙买口罩”的微信群。

程雨的家乡是位于湖北省西南部的建始县,隶属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总人口约50万。与频繁见诸报端的武汉、黄冈、孝感等地不同,建始县并未受到外界太多关注。然而,这里的医院同样面临着物资短缺的困境。

1月19日,程雨从工作地上海返乡,开始帮助家乡的医院进行物资筹集。在她所在的物资协调群里,14位志愿者分别负责物资对接、信息整理、物流协助、财务协助、文案协助等工作。多数成员分散在大江南北,此前并不熟识。现在,这个小团队正在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高速运转——口罩。


志愿者把收到的物资送给医院工作人员。受访者供图

“为了帮助家乡的亲人”

1月19日,程雨回到建始县时,当地人还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戴口罩。程雨给自己的父母做工作,“劝他们戴口罩劝了3天”。

疫情的消息一波接一波,1月23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紧接着,湖北各大医院物资短缺的消息刷屏朋友圈,县里戴口罩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与此同时,程雨了解到,县人民医院的防护用品也出现了紧缺。有医院的朋友向她诉苦,“说一线医生都快没有N95口罩了,只能戴普通口罩,缺防护服,也缺消毒液。”她决定为家乡做点什么。

程雨联络了县里几家医院,询问所需物资,再将信息发布到朋友圈,寻找货源、核实资质、筹款采购、联系物流……从未从事过类似工作的她开始摸索着尝试。

最初,程雨将求助信息发布到朋友圈请朋友们转发时,并没有抱着太高期望。出乎意料的是,发布没多久,就有一些持有物资的个人和组织表达了捐赠意向。

在日本生活的林雅辗转联系到了程雨。

今年39岁的林雅是福建人,已经在日本生活了15年。在关注到湖北医护人员急需防护用品的消息后,她和140余位在日华人组成了一个防护用品采购团,在日本东京、大阪、新潟、静冈等地的店铺采购口罩等,寄送回国。

提到为何要把物资捐给建始县,林雅表示,“武汉市内的医院,国家已经拨了比较多物资,所以我们想往湖北周边县市紧缺的地方送。”

每天,林雅要花大半天时间到各种便利店、药妆店、商场采购口罩,“买防护效果最好的,不考虑价格”。随着市区里的口罩逐步脱销,她不得不背着刚满一岁的宝宝,骑行一个多小时,去郊区、乡村继续寻找口罩。与买口罩相比,找口罩所花的时间要更多。

由于货源紧张,难以直接从工厂订货,林雅主要从零售商处采购,因此价格要略贵一些,但很多日本的零售商为了支援武汉,调低了售价,这也让林雅感到格外温暖。

采购花费了她40多万日元,将近3万人民币,她把185个N95口罩、1084个普通口罩、2000个一次性工作帽、107个护目镜和900个医用手套全都免费捐给了程雨。她14岁的大儿子和9岁的二儿子经常问她,“家里怎么有这么多东西?为什么要做这些?”她的回答和程雨的初衷一致,“为了帮助家乡的亲人。”


林雅从日本发出的物资,上面贴着“祖国加油”。受访者供图

“都快成半个专家了”

近半个月以来,不少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陆续联系程雨,希望加入。截至目前,程雨所在的小团队一共有了14位志愿者,来自金融、服装、医美等多个行业。

为了帮助一线医护人员节约时间,志愿者们决定部分承担物资的甄别工作,分辨口罩类型、确定是否可用于临床防护。“我们尽可能找到每个口罩品牌的经营执照、医疗执照,让医院放心。没有的一律建议他们给普通科室当一次性口罩用。”程雨说。

由于大家此前普遍对医疗防护用品缺乏了解,只能边干边学,“一直在恶补相关知识,都快成半个专家了。”程雨笑称。

目前,国产医疗防护用品可以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网站进行查询,只要输入名称,就可以查询到相关产品的适用范围和预期用途,但是来自国外的物资,还需要志愿者自行翻译并通过官网对比查询标准。

志愿者杨浩是金融从业者,他主要承担信息甄别工作。接收到物资后,他需要了解防护用品标准、查询质量标准、查验检测报告。“从搜索引擎开始,找各种防护用品厂家的网站了解产品分类和应用场景。”杨浩说,他每天要花几个小时查找各种信息,已经数不清到底翻阅过多少资料。


志愿者们使用的防护用品标准对照表。受访者供图

现在,志愿者们已经对各类口罩如数家珍。1月底,一家东莞工厂表示有一批口罩。“那是工业级别的N95,不能给医生用。”程雨拒绝了。该厂家不能提供购买合同是她拒绝的另一个原因。在她看来,不能提供购买合同的物资意味着渠道不明,不排除被倒卖的情况。“不能让热心被利用,也不能给医院制造麻烦。”她说。

捐赠者也在帮忙分担这项工作。每次寄送口罩等物资前,林雅都会专门把各种物资的使用说明拍图发给程雨。为了甄别信息,程雨所在的工作群还专门找了3个懂日语的志愿者。

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

早上7点多起床,到凌晨1点多入睡,除了上厕所,其他时间都在对接各种人和信息……描述起现在的状态,程雨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加班”,“春节也没顾上好好吃一顿饭。”

但让她真正觉得辛苦的是筹措物资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

他们曾向湖北仙桃和其他省市的口罩生产厂家订购口罩,但由于全国需求过大,他们多数时候无功而返。有厂商甚至在接了他们的订单后,又临时反悔,将物资卖给了其他机构。他们只能不断地联系更多的供应商和捐赠者。

如何将外地的口罩寄回建始县,又是一个新难题。林雅表示,日本大使馆开通的绿色通道可以把包裹寄到武汉,然而包裹到达武汉后就无法继续转运了。部分常用的国际快递也因为寄到湖北的订单太多而不再接受新包裹订单。最终她不得不选择用顺丰将口罩寄到上海,再从上海转寄到建始县。

历经五天,林雅捐赠的第一批1000枚日本医用级别口罩于2月2日送达建始县。在物资到达的2个小时内,志愿者已冒雨将口罩交付建始县人民医院和建始县中医院。

志愿者们还在努力开辟更多的转运通道。他们在北京、上海、杭州和重庆建立起转运点,物资可以通过这些地方转运回建始。快,是运送方式选择过程中唯一的标准。

“道路都封闭了,运输难度确实很大。” 杨浩表示,他们正在尝试把大包裹拆散分开寄,或者将物资寄到重庆,再用车运回来。建始县与重庆相邻,“我们在尝试两边各出一辆车,在交界处交接物资。”

这个过程中,多方展现的善意与热情是支撑程雨们继续下去的动力。

林雅在东京的家是日本爱心采购团的“集散地”,各地的成员都会把买到的口罩集中寄送到林雅家暂时寄存。随着包裹的增多,她不得不把自家地下室腾出来,专门存放口罩。


林雅家中堆放着的医疗防护物资。受访者供图

志愿者们还在源源不断地接收各方捐款。截至目前,他们共收到73人捐款,合计捐款数额超过5万元。在筹款群里,志愿者们公布了捐款明细,以及每一笔采购的时间、产品、数量、金额和运单号,供外界查询。所筹款项全部用于采购符合标准的医疗防护用品物资。

他们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院物资紧缺的状况。2月2日,建始县一家医院负责采购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医院普通口罩和消毒液的紧缺情况略有好转,“县抗疫指挥部和爱心人士都提供了部分物资,在帮忙对接物资的过程中志愿者们真的付出了很多。”

2月1日凌晨3点,劳累了一天的程雨终于躺在了床上。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段话,“我知道自己渺小,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不过,力所能及不是一件很欣慰的事吗?”

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杨许丽